黑龙江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辦公入口 | 國家信訪局
當前位置: 嘉興信訪局 > 信訪指南
“十問十答”解讀新修訂《浙江省信訪條例》
發布時間:2017-03-23 17:16:39

新修訂的《浙江省信訪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共6章35條,分為總則、信訪人的權利和義務、信訪事項的提出和受理、信訪事項的辦理和督辦、法律責任及附則。以下“十問十答”,以群眾關注視角,全面解讀新《條例》。

一、如今移動應用越來越普及,在傳統來信和來訪之外,有沒有新的信訪渠道?

在傳統來信和來訪之外,《條例》首次提出要“建設統一的網絡信訪平臺和電話信訪平臺”,從法律上明確統一信訪平臺要成為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的“標配”。這一平臺的建成,將結束信、訪、網、電等各種平臺自成體系、相互隔離的歷史,使現有全省網上信訪平臺融合為一體,進一步匯聚不同渠道的數據流,打造一個面向全社會、方便信訪人的網絡與電話信訪超市。通俗地講,就是信、訪、網、電雖形式不同、入口不同,但在統一信訪平臺上呈現的樣式、辦理的流程都將趨同,群眾足不出戶在家輕點鼠標或撥個電話即可輕松反映訴求,效果與走訪完全一樣。《條例》同時規定:國家機關應當將有關信訪事項的登記、受理、轉送、交辦、反饋等,集中錄入網絡信訪系統,實現信訪信息互聯共享和信訪事項辦理公開。借助信息化手段,信訪工作將全程“留痕”、更加“陽光”,確保信訪事項可查詢、可跟蹤、可督辦、可評價。特別是對初次信訪沒有錄入、無法查詢、不可評價的情況,信訪人可以向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信訪工作機構或效能監察部門投訴。

二、都說“信訪是個大籮筐,什么都能往里裝”,此次修改有沒有對信訪事項受理范圍作出新的規定?

為解決信訪渠道入口過寬的問題,《條例》新增“訪訴分離”為信訪工作原則,即按照涉法涉訴信訪工作機制改革的總體要求,嚴格實行訴訟與信訪分離,把涉法涉訴信訪納入法治軌道解決。各級政府信訪工作機構對涉法涉訴事項不予受理,引導信訪人依照有關法律規定向有關政法機關提出。各級黨委和政府支持政法機關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尊重政法機關依法作出的法律結論。落實訴訪分離原則,將改變經常性集中交辦、過分依靠行政推動、通過信訪啟動法律程序的工作方式,可以更好地運用法治方式保障信訪人的合法權益,避免以信訪終結代替司法終結,實現維護群眾合法權益與維護司法權威的統一。

三、訪訴分離后,仍有許多本該啟動行政程序的群眾投訴分流到了信訪程序,這個問題怎么解決?

為了解決行政程序和信訪程序混同的問題,《條例》新增“分類處理”為信訪工作原則,即行政機關要根據群眾投訴請求的性質,按照“分類處理”的原則,將法律明確規定有行政救濟渠道的事項分別導入行政許可、行政確認、行政裁決、行政給付、行政處罰、行政監察等行政程序辦理,給當事人以應有的法律保障;這也意味著行政機關要強化對群眾信訪投訴請求的甄別,按照法定途徑分門別類地啟動法律救濟程序,發揮各種法定途徑的應有作用,而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濫用信訪程序,用信訪程序代替行政程序,剝奪當事人法定救濟權利。特別需要強調的是,對行政機關啟用行政程序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相關當事人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提起行政訴訟等,保障合理合法訴求依照法律規定和程序就能得到合理合法的結果。

四、群眾有事找政府,都希望反映的信訪問題能夠快速解決。對群眾的這一呼聲,《條例》有沒有作出回應?

我們對群眾要求國家機關快速辦理信訪事項的呼聲十分關切,特別是信訪平臺的聯通建設,也為信訪工作提速增效打下了基礎。為此,《條例》在綜合各方面意見的基礎上,縮短了信訪工作時限:信訪事項的受理、轉送、交辦期限從十五日縮短為五個工作日;信訪事項的辦理期限從六十日縮短為三十日,對情況復雜或者取證困難、依據不明確的事項,經本國家機關負責人批準,可以適當延長辦理期限,但延長期限不得超過六十日。全面提速要求信訪工作機構必須自我加壓、“自我革命”,這一法律變革有利于及時就地解決信訪問題,有利于提高信訪公信力和群眾滿意度。

五、群眾信訪投訴會不會石沉大海,《條例》對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開展信訪工作有哪些規定動作或具體約束?

近年來,規范化建設成為信訪改革的“熱詞”,規范信訪工作就是避免任性用權,這也是“法治信訪”的應有之義。新修訂的《條例》以立法形式,明確了信訪工作的“規定動作”,如國家機關應當公布信訪渠道,信訪事項應當錄入網絡信訪系統,受理決定書和辦理結果應當書面告知信訪人,堅持信訪事項辦理延期審批制度和回避制度,等等。特別是第二十六條,進一步明確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信訪工作中應當遵守文明接待、依法處理等“六項規定”。規范這些基礎業務工作,目的在提高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責任意識、程序意識,確保群眾反映的信訪事項“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落實、環環可監督、案案可評價”。

六、經常看到有律師、人大代表等第三方參與具體信訪事項的化解工作,還有多個政府部門協同處理同一個信訪件,這種現象在立法層面有沒有體現?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社會分工協作越來越精細,涉及的群體和行業越來越龐雜,一些矛盾糾紛單純依靠一個部門、一種手段往往難以有效化解。如涉眾型經濟問題,需要多個監管部門共同參與、協同辦理;一些鄉鄰糾紛引發的問題,第三方力量居中調解往往更具親和力。為此,《條例》既強調“訪訴分離、分類處理”,又在“總則”部分提出多元化解的原則性要求,并在第二十八條規定:國家機關應當建立、完善信訪事項辦理與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聯動工作機制,根據信訪事項的不同情況,依法采取說服教育、協商對話、心理疏導等方法,對信訪事項進行調解。國家機關可以根據工作需要,邀請有關人民團體、專業機構和專業工作者參與信訪工作,為信訪人提供法律及其他方面的咨詢服務。這就在制度上要求國家機關在處理信訪事項時,要始終以解決問題為導向,因案施策、綜合治理、協調聯動,并將調解貫穿始終,最大限度地消除不和諧因素;同時,也為律師、人大代表等第三方參與信訪工作提供了制度保障。

七、若政府部門對群眾反映的信訪事項不夠重視,甚至聽之任之、推諉塞責,《條例》對這一現象有沒有督促解決的辦法?

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信訪工作機構既要精準分流信訪事項,更要對存在問題的信訪事項開展精準的督查督辦。由于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信訪工作機構并非信訪事項涉事部門,立場相對中立,既要支持信訪人提出的合理合法訴求,監督并促進政府部門依法行政;又要支持政府部門依法按政策辦事,對信訪人以訪牟利、以鬧求決的行為說不。對此,《條例》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明確了督查督辦工作啟動的條件、程序及方式,賦權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信訪工作機構進行信訪督查,“可以查詢有關資料,詢問有關人員,約見信訪人。被督查單位應當就被督查事項作出書面說明并提供相關材料”。當發現信訪事項辦理存在問題時,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信訪工作機構可以提出改進建議和給予相關人員處理的建議。這些新增條款的賦權,增強了信訪工作機構督查督辦的法律權威,使督查督辦的結果認定更加公正客觀。

八、一些信訪事項沒有法律政策依據,或者依法已經得到解決,但信訪人始終不予認可,同一個事項往往不斷地啟動信訪程序,如何破解“無法終結”的難題?

當前,一些信訪積案難以終結、終而不結、反復啟動處理程序,不但耗費了大量行政資源和司法資源,還加劇了信訪人自身負擔,成為困擾信訪工作的一大難題。對此,《條例》第二十五條列舉了三種信訪事項處理終結的情況:一是信訪人與相關主體就解決信訪事項達成協議并履行完畢的;二是行政機關作出信訪辦理結果,信訪人未在規定期限申請信訪復查、復核的;三是經信訪復查、復核,復核機關作出最終意見并書面送達信訪人的。從法律上進一步明確,對處理終結的信訪事項,“信訪人再次以同一事實和理由提出的,國家機關不再受理”。特別是將超期未申請信訪復查、復核的作為法定終結情形之一,即明確申請復查、復核的權利也有“保質期”,有利于增強信訪人的時效意識,督促其在法定期限內主張自身權利。

九、信訪活動中時常看到有人拉橫幅、穿狀衣,甚至阻斷交通、沖擊國家機關的情形,《條例》對此有沒有禁止性規定?

在信訪活動中,少數信訪人無視《條例》對信訪秩序的規定,以極端方式纏訪鬧訪,甚至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嚴重擾亂了正常的信訪秩序和社會秩序。為解決這一問題,《條例》第十條列舉了六種禁止行為,如不得在國家機關辦公場所周圍、公共場所非法聚集,圍堵、沖擊國家機關、重要活動場所,攔截公務車輛,或者堵塞、阻斷交通;不得攜帶危險物品、管制器具;不得侮辱、毆打、威脅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或者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這些規定劃定了信訪行為不可觸碰的“紅線”,群眾訴求不管是否合理合法,都需要依照法定的方式和程序反映訴求,采用走訪形式的,必須到指定的信訪接待場所;對已經終結仍無理纏鬧的行為,《條例》明確要依法處理。總之,依法信訪、理性維權,是法治社會公民行為的基本準則。

十、新修訂的《條例》有諸多突破與創新,但如果一些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按《條例》規定辦事,或者信訪人不遵守信訪秩序怎么辦,有沒有相應的應對舉措?

“天下之事,不難于立法,而難于法之必行。”只有嚴格執法,建設高效的法治實施體系,把“紙面上的法”落實為“行動中的法”,才能真正推進法治信訪建設抓落地。為避免《條例》規定成為“稻草人”,第五章專列法律責任,其中第三十三條針對國家機關負責人和其他工作人員列舉了六種禁止行為,如存在“對應當受理的信訪事項不予受理或者對信訪事項的辦理推諉、敷衍、拖延的;未按規定告知信訪人信訪事項的辦理結果、復查意見或者復核意見的”等情形的,將視情節輕重,由有權機關給予批評教育或依法予以處理。另一方面,對信訪人違反第十一條規定行為或處理終結后繼續上訪的,《條例》第三十四條明確:有關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應對其進行勸阻、批評或教育。經勸阻、批評或教育無效的,由公安機關予以警告、訓誡或者制止;違反集會游行示威的法律、行政法規,或者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采取必要的現場處置措施,給予治安管理處罰。以此,做到“法立,有犯而必施;令出,唯行而不返”,既規范信訪工作行為,又規范信訪行為,從而在我省營造更加良好的信訪生態。

黑龙江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昨天云南快乐十分开奖 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 AG亚游只为 六台宝典2019历史开奖记彔 七乐彩和值500期走势图 北单开奖结果彩客 黑龙江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时时彩怎么玩才能赚钱 篮球文字直播网